甜勋白久久

甜久/词作 写手 唱见 策划/是一个辣鸡/本命吴世勋 二本命茶蛋九锥 白敬亭 陈立农/是个乙女党 同性西皮目前只吃灿白/比心心

下一章我已经构思好了 但是我

我【有空】就更

今天没有二更
emmmmm
汪!´_>`

【灿白】『连载中』作秀(五)

作秀

文/甜久

Part 5 毒苹果

边伯贤今夜没有睡好。

火锅味道大概是不错的,但气氛太尴尬,两人都没有心思仔细品尝它。

边伯贤叹了口气,掀开厚棉被,顶着一对浓浓的黑眼圈下了床。窗外天已经放晴了,路面上积的厚雪也被铲除干净,边伯贤决定出去走走。

昨晚没睡好,眼底净是血丝,边伯贤已经不敢戴隐形眼镜了,出门前裹上三圈围巾,把整张脸包得只剩眼睛,再戴上一副眼镜,一个帅哥顿时变成了傻小伙。

好在街上的行人都是这样一副要温度不要风度的模样, 边伯贤也不算太突出。虽说是放晴了,但阳光像是凉的,和着融雪的冷意包裹住边伯贤的手掌。

边伯贤呼了呼发红的手,雾气却透过围巾蒙住了眼镜,在寒冷的天气下渐渐凝成冰花。边伯贤叹了口气,摘下眼镜使劲揉碎了镜片上的霜雪,此刻迷蒙着的眼前,闪过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。

边伯贤呆愣了两秒,装作若无其事的抹好眼镜,重新戴好,向前面拐角的水果店走去。

家里水果快光了,再屯点回去……

进了水果店,边伯贤松了松围巾,满溢的果香冲击着边伯贤的鼻腔。水果店很大,边伯贤装了一袋苹果,一袋草莓,正打算往左边拐,就和朴灿烈面对面对上了。

……

充斥着暖气的房间顿时凝固了,朴灿烈甚至感到了一丝寒意,僵硬地抬起手:“……嗨。”。

边伯贤感到喉咙被冷空气黏住了,费了半天劲才咳出声,捂了捂围巾,点点头示意,低下头往一边绕开了。

正在边伯贤经过朴灿烈身际时,两人的手机同时响起。

边伯贤顿住了脚步,而后两人一起打开了手机,意识到动作同步后又尴尬地拉开了距离。

打开手机,屏幕上弹出表演社群的新公告:

恭喜~咱们社排的某公主与恶龙话剧被选中啦!圣诞节当晚演出!请大家抓紧排练~

边伯贤与朴灿烈之间又是一阵沉默。

朴灿烈想要偏过头看看边伯贤,但他不敢,只得半垂下眼皮,把手机收回兜里,晃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对边伯贤摆一摆手:“……嗯,明天见。”

边伯贤动作一顿,还未做些什么,朴灿烈便转身走开了。

边伯贤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空,浑身酥酥麻麻的提不上劲。他又觉得朴灿烈是个混蛋,明明昨晚还说过那样、那样的话,今天却可以这么潇洒的转身离开,啧。

边伯贤又觉得自己怪莫名其妙的,从小到大,收到的告白也不算少,这次只不过是性别出了差错,只不过……对象是朴灿烈而已。

边伯贤看向朴灿烈离开的方向,望了很久,终于长叹一口气,在水果店店员的注目下离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会二更,没二更我是狗
嘻嘻

今天也没有更   不过今天是因为没空hhhh

今天不想码字
完全不想
有灵感但是不想动
啊~……

【灿白】『连载中』作秀(四)

作秀

文/甜久

Part 4 霜雪火焰

朴灿烈和边伯贤面对面坐着,大眼瞪小眼。

看着看着,边伯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轻咳一声,却正好打散朴灿烈欲言又止发出的半个音节。

……

“好吧,你想说啥?”朴灿烈一笑,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。

边伯贤被朴灿烈太过灿烂的笑容闪的有些发愣,回神以后连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,并且对眼前的笑容烦躁起来。

“别笑了别笑了,眼边褶子都八层了。”

朴灿烈闻言收敛了笑容,夸张地扭曲五官作出委屈的样子,成功逗乐了边伯贤。

“行了行了,哈哈哈别扯掰了,一会儿从我家里出去换了张脸,别人还以为我开黑心整容作坊呢。”

气氛轻松了起来,朴灿烈眼神柔的腻死个人,可惜边伯贤并没有发现。

边伯贤放松了身体,瘫在沙发上嗑起了瓜子:“诶,朴爷,下着大雪呢,你怎么就突然来了,不怕回不了家的吗?”

朴灿烈嘿嘿笑了两声,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袋青菜,一袋肉食。

看着边伯贤眼中的惊讶,朴灿烈挑了挑眉,变魔术似的,又掏出了一口小锅。

边伯贤:??????

“诶,不是,你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咋没看见,你给藏哪儿啦??这都是些啥啊,你打算在我家冬眠了呗?”

朴灿烈笑嘻嘻地分好筷子,给锅子插上电,再将边伯贤挪到餐桌边坐下。

“哎哟,这么冷的天儿,当然是吃火锅啦。”

边伯贤不知道该说些啥,捏起筷子都有些不知所措了。这儿到底是我家还是他家??

边伯贤眼看着朴灿烈手忙脚乱地准备火锅,调好的酱料不小心沾到手上了,直接就往卡其色的风衣上抹,浅色的布料显得深色的酱料更明显了。

边伯贤“诶”了一声,正想说什么,却突然顿住了。

卡其色……?

边伯贤想到一个可能,顿时一阵恶寒。

有话就说,边伯贤从来不懂得憋着。

“朴灿烈。”

朴灿烈听唤,停下动作看着边伯贤的眼睛,唇边淡淡的笑意还留有三分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朴灿烈手中的碗碟瞬间失去控制,发出巨大的声响,在此刻两人耳中都显得格外刺耳。

“你昨晚……在我楼下吧。下那么大雪,你干嘛呢?在我楼下种菜?好第二天送来火锅料?”

朴灿烈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眼里有些恐惧,有些委屈,也有些心虚。

两个人间的气氛回到最初的原点,甚至更加尴尬。

朴灿烈面上的表情僵了又僵,齿间唇舌咬了又咬,最终还是挤出一丝笑容来,故作轻松:“我们……吃完再说吧?”

冬日里一顿火锅,却吃得朴灿烈心凉。

临走前他向往常一样同他告别,眸子却不再那么晶亮。

外面雪仍然很大,朴灿烈拎着锅子,冷风吹着吹着就把眼睛吹得太干了,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。

他明白的,边伯贤皱着眉欲言又止的话是什么。

往最坏的地方想,例如:“你好恶心。”“以后别再和我见面了。”“滚。”

朴灿烈木着脸蹲在路中间,有些绝望地将头埋进膝盖里。

但是他没有,这些伤人的话他一句都没有说。还是说明他是善良的吧?或许,也对自己有那么一点好感呢?

朴灿烈想着想着,咧开嘴笑了起来,眼泪却止不住流得更凶了,鼻尖都是酸红酸红的。

还真,像个被公主拒绝一百次的,丢人的骑士。

对不起。

我只是想……多看你一眼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
又是深夜更新的一天~
л̵ʱªʱªʱª (ᕑᗢᓫา∗)˒

【灿白】『连载中』作秀(三)

作秀

文/甜久

Part 3 红色蒲公英

音乐的节奏从耳机里哒哒跳出,边伯贤用水沾湿指尖,把刘海全都撩了上去,靠在沙发上哒哒敲着键盘。

电脑屏幕上妹子的消息像弹珠一样不停跳出,边伯贤皱着眉喝了口水,漫不经心敲下敷衍的回复语句,每句背后都带了条小波浪,撩得屏幕对面的女孩儿们脸红心跳,却更推远边伯贤的心。

边伯贤一一应付着,脑子里却不由得回想起朴灿烈,各种各样的朴灿烈。雪夜里的朴灿烈,等人的朴灿烈,被拒绝的骑士朴灿烈……

啧,朴灿烈那厮也是这样应付女人的吧?

等人?等几个人呢?

边伯贤莫名的烦躁起来,水一口一口的吞咽,越咽越心烦。

啧,这简直就是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挑战。

窗外仍下着雪,甚至更大。边伯贤望望黑洞洞的天,抿紧了唇没说什么。

朴灿烈今天只穿着单薄的风衣,今早还碰见他了,跟他打招呼也没认真地回,只愣愣地抬了头表示答应,然后就自顾自的走开了。

边伯贤啧了一声,抓起一个抱枕就往地下摔。

谁管他穿的单不单薄呢???

拉倒!

屋内的暖气开的有些狠,空气不流通,边伯贤感到胸腔都被压死了,怎么也喘不上气,便半脱了外套走进阳台,却看见楼下有个卡其色的身影匆匆忙忙一闪而过。

边伯贤愣愣地看着楼下的脚印,直到很快又被雪覆盖。

哈?什么情况?

卡其色……男人的大脚印……

边伯贤觉得自己都要成福尔摩斯了。啧,想太多了吧,只是路过的行人而已呢。

冬天的冷风刮得边伯贤脸疼,可外面的空气太清新了,边伯贤多待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回到里屋,合上门。

边伯贤踢踏着拖鞋边走边穿好外套,鼻子有些塞住了。不慌,裹进被子里睡一晚上就会好了。

这么想着,边伯贤就换了睡衣,大概是真的累了,脑袋一沾枕头便睡熟了。

冬夜里,忘记合上的笔记本屏幕还不时亮着,两三个女孩的消息来回闪烁着,阳台下的卡其色身影正悄然离去。

一觉醒来已经大天亮,边伯贤才迷迷糊糊地反应过来今天有表演社的活动,赶忙打开手机,却正好看到表演社群公告弹出:

雪太大啦~今天活动暂时取消,大家注意安全,别出门哦~~

……

边伯贤扔下手机,重新躺会床上。

雪很大吗?要是没下雪,今天就能再拒绝那个吊儿郎当的骑士小子一次了。

咳,是有点上瘾。

边伯贤使劲吸了吸鼻子,啊,完蛋,中奖了,昨晚就吹了那么一会儿风就感冒了。

电话铃突然响起,边伯贤拿手背贴住额头去接电话,用浓重的鼻音开了头:“喂?”

“……咦,边伯贤你感冒啦?”

“???朴灿烈?”
——————
希望我能保持这样的更新速度[拔自己头发.jpg]

正在码字,十二点半前不更我是狗!

本来今晚要更文的,但是临时有事要忙🌚打扰了打扰了

樱桃真是太好吃了!!!!呜呜呜请让我当饭吃吧!!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水果😭